前副市长掌舵中信泰富地产卷土重来?

发布日期:2019-07-01 18:59   来源:未知   阅读:

  中信泰富地产是中信股份旗下专注于房地产行业的投资、开发及运营主体。中信股份涉足的领域包括金融、资源能源、工程承包、制造、房地产以及其他行业,业务遍及中国及海外市场。近年来,中信泰富地产开发的城市综合体、旅游休闲、高端商业、优质住宅等地产项目主要集中于上海及长三角主要城市,包括位于上海的陆家嘴滨江金融城、中信泰富广场、中信泰富大厦、中信泰富科技财富广场、嘉定新城项目,位于江苏无锡的太湖锦园项目等,并不断向南京、武汉、深圳等重点城市开拓发展

  1986年,已是70岁的荣毅仁决心以香港为中心拓展业务。8年前他亲自派到香港的独子荣智健此时加入中信香港,并很快担任董事总经理,负责操盘,变中信香港主体为上市公司中信泰富,展开系列并购,短短几年取得重大业绩。

  1996年12月,中信集团资金紧张,接班荣毅仁的时任中信董事长王军将中信香港所持3.2亿股中信泰富股份(占15.47%),以每股33港元(低于市价25%)出售给荣智健、范鸿龄等 65位管理层,作价109亿港元。其中荣智健以96亿港元购入2.91亿股,成为第二大股东。这笔钱的绝大部分当然也是借的。此事当时引起重大争议,政治局会议曾经讨论此事。经济危机后,股价大跌,也就不了了之。而荣智健又在股价波动之际再行购入部分中信泰富股票,个人持股总数超过4亿股。基本掌控了中信泰富,使之成为荣家第三代新平台。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荣氏彻底操盘的中信泰富逐步把力量向钢铁和矿业集中,先后收购湖北新冶钢铁、江阴兴澄钢铁、石家庄钢铁等,应该说这是非常有眼光的战略调整,使其一举成为中国特种钢铁的领导者,产量逐渐达到900万吨。

  2006年3月,为解决原材料问题,中信泰富动用4.15亿美元收购了澳大利亚两个分别拥有10亿吨磁铁矿公司的全部股权。这个项目使得中信泰富对澳元有着巨大的需求,到2010年,资本开支中澳元需求为16亿,外加每年的营运开支约10亿澳元,项目为期25年。

  2007年8月到2008年8月,为了防范汇率变动带来的风险(前几年澳元兑美元一直在大幅升值),中信泰富与花旗银行、汇丰银行等签订了数十份外汇合约,其中澳元合约占最大比重。这是一个不对等的对赌协议,大意的荣家竟然没有甄别清楚,就此埋下祸根。

  2008年9月初,在美国次债引发的全球金融海啸中;一向强势的澳元兑美元汇价大幅下挫,中信泰富遭遇对赌失败,在这次外汇衍生品交易中损失已经达到155亿港元。股价有崩盘之危险,此时母公司中信集团注资15亿美元,挽救中信泰富,也趁机夺回控股权。

  2009年4月8日,在连续压力之下,67岁的荣智健宣布辞去中信泰富董事长一职,标志着中信泰富“荣智健时代”的终结,接任者是53岁的母公司中信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常振明。此后荣家逐渐减持在中信泰富的股票,逐步退出公司,也意味着荣家三代之后,基本退出商业大佬之列。

  2014年4月,香港上市公司中信泰富反向收购大股东中信股份100%股权,实现中信集团整体上市,新公司易名中国中信,成为中国直属国务院的最大综合性企业之一。

  中信集团整体上市之后,中信泰富就成为中信下属子公司,投资和地产业务被装入。这就是中信泰富与中信的渊源流长。

  该同志1958年出生于青岛市,本硕分别毕业于湖北大学和南开大学,算是比较高学历的政府官员。仕途也很受重用,历任崂山区区长、青岛高新区管委会主任、青岛经委主任、青岛发改委主任、青岛政协副主席等职。2012年,刘明君出任青岛市副市长,分管金融工作。

  2016年8月底,刘明君辞去青岛副市长职务,未满一届,成为继济宁前市长梅永红、德州前市长也是青岛前副市长杨宜新之后山东又一资深正厅下海官员。此后以中信泰富副总裁的身份重新出现,而且不久,中信泰富便开始投资青岛,崂山有麒麟项目被收入囊中。

  2017年1月24日,青岛特殊钢铁有限公司召开中信集团与青岛特殊钢铁有限公司战略重组职工代表大会。会上,集团董事长王君庭通报了《青岛特殊钢铁有限公司无偿划转中国中信集团方案》,根据《青岛市人民政府与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关于中信泰富特钢集团与青岛特钢公司合作的意向书》,及拟签订的《关于青岛特殊钢铁有限公司100%股权的企业国有产权无偿划转协议》,青岛钢铁控股集团将所持青岛特殊钢铁有限公司股权按照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全部无偿划转给中国中信集团。具体就是划归到中信泰富特钢集团管理,而该企业经过二十年发展,已经是全球最大规模的专业化特殊钢制造集团,年生产能力达千万吨。

  2017年12月,中信泰富地产再现济南。济南信泰地产悄悄成立,注册资本16亿元,是中信泰富的全资控股企业。上个月初,济南信泰一口气成立了济南泰鲁置业有限公司、济南历泰置业有限公司、济南信泰置业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注册资本分别为14亿元、11.84亿元、6.16亿元。

  此时的刘明君,已经明确为中信泰富地产总裁。中信泰富巨资“杀入”济南地产市场,很快就有了实质性动作。据济南国土资源局近日公告,济南中央商务区(CBD)核心区内第五批土地已经成交,8宗土地全部被中信泰富拿下,而拿地的主体正是济南信泰。中信泰富拿到的8宗土地,系CBD的330米超高层及配建项目土地,而早在去年3月,就有消息称中信泰富看中了CBD的260米超高层项目,并将在济南自主招商建设金融企业总部。

  那么,接下来的悬念便是,中信泰富地产在中信地产退出青岛两年之后,会不会卷土重来?根据各种条件和扩张路径,这显然并无悬念。

  而最大的悬念是,青钢搬迁之后,在沧口娄山后空置的133万平也就是整整2000亩的庞大土地,将落入谁手?

  本来流亭机场搬迁,挣脱限高束缚,成为该地块重大利好。但该地块前不久刚刚公布控规,一个不大好的消息又传来,基本为商务商业性质,几乎没有一点住宅,让大多数开发企业断了念想。

  以商业开发作为主体,又收购了青岛特钢的中信泰富,加上新总裁的前副市长渊源,显然有着先天的拿地优势。但这么大的地,如何开发,也是难题,毕竟位置更好的火车北站旁的交通商务区至今无开发商前去接手,已空置多年。

上一篇:深圳客“火拼”广州东 包揽奥园康威广场95%成交
下一篇:汉中营销型网页设计680元全包-品质保障
网站首页 | www.555020.com | 宝宝论坛 | 本港台最快开奖现场 | kj803开奖直播 | 六和奇才网站000098 | 595555.com | www.6094.com

Power by DedeCms